主办单位:河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传媒人物

叶少翔:把电影院开到大学里的"90后"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时间:2018-08-21 07:49

原标题:90后叶少翔把电影院开到大学里

  叶少翔

  上海交通大学的木槿校园影院

  3年多前的新年,23岁的叶少翔刚刚成立了一家除了名字之外几乎一无所有的公司。这个年轻人扬言要做一件还没有人做成功过的事——把电影院建到大学校园里。那时候的他经常听一首歌《追梦赤子心》,里面有一句唱道:“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如果他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如今,叶少翔的木槿校园影业已经进入全国11个城市的30多所高校,叶少翔给每家影院都起了不同的名字:木槿、冬青、野樱、半夏……“我想打造那个充满鲜花的世界。木槿作为总公司的名字,因为它听上去特别青涩,就像我们的大学和青春。而且木槿的花语是‘坚韧和永恒的美丽’,在前往充满鲜花世界的路上,我会带着所有的坚韧去战斗。”

  叶少翔是一个90后大男孩,经历“坎坷”:西安人,在广东上大学、工作,到上海创业。第一份工作是在电视台,花了一年半时间从实习生升职到了一级导演,当时才21岁的他是台里最年轻的一级导演,“感觉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然而,好景不长,为了一个电影梦,他从电视台辞职,却发现没人相信20岁出头的他能当导演,于是陆续做过婚庆策划、微电影导演……

  在与电影若即若离的摸爬滚打中,叶少翔发现了一个影院的空白区——大学校园。“大学生是最爱看电影也最有时间看电影的群体,但很多大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城区的大学周边影院票价又比较贵。”叶少翔说,“当我们对校园影院的印象还停留在流动露天放映,或者社团搞个投影仪放下载电影的时候,为什么不建校园影院呢?”

  通过市场调研,叶少翔发现之前已经有一家类似的企业做校园影院,但因为只放快下线的“老”电影而不被学生认可,最终淘汰出局。所以从一开始,叶少翔就确认了两个原则:第一是新片片源与商业影院同步;第二是视听效果与商业影院同质,“现在的学生不仅图便宜,还要求高,没有3D、4K、巨幕这些配置,他们宁可打车去外面看”。

  创业的路并不好走,叶少翔当时身上的“启动资金”只有1.5万元,“我跟我爸说要创业,把家里的车借我用用。结果我爸特别生气,以为我被哪个传销机构洗了脑”。

  但显然,20岁出头的年轻人想干一件事,没那么容易被骨感的现实吓跑。2014年12月30日,23岁的叶少翔赶在新年钟声敲响之前成立了木槿校园影业。

  他和创业伙伴在上海闵行合租了一间地下室,每天早晨穿上最好的一身西装出门,挤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到陆家嘴“扫楼”,幻想能在电梯里碰到投资人——未果。几近绝望时,上海学生创业基金会给了木槿20万元的无息贷款和推介机会,上海电影集团也同意长期合作,保证了正版片源。一切都来得恰逢其时,2015年12月,第一家木槿校园影院在上海交通大学开业。

  “我们一般选择学校原来利用率比较低的报告厅或者大教室,改造成标准配置的影院。这其实也是帮学校建了一个视听教室,白天学校可以用作教学,晚上和周末我们放电影。”叶少翔介绍,校园影院的票价非常低,从10元到20元不等,有时候还有9.9元特价;除了日常放映,影院还可以举办校园电影节、电影沙龙等活动,成为一个校园文化空间。

  现在,木槿已经在上海、天津、江苏、陕西、湖北、安徽、河南、四川、广东等地,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安徽大学、西安科技大学等在内的30余所高校建成了影院。2017年,木槿校园影院的平均上座率35%,居全国第一,单银幕票房110万元。每家影院还能为在校学生提供约50个勤工助学岗位,从售票、检票、放映都由学生完成。

  校园影院和商业影院最大的不同,是票价便宜了一半多,寒暑假还得歇业几个月,不至于亏钱但也不怎么挣钱。叶少翔也从来没想挣学生的电影票钱,“我们看重的是产业链的其他环节,比如电影宣发、贴片广告等”。

  不久前,姜文的电影《邪不压正》就到上海海事大学的木槿校园影院举办分享会,火爆异常,一票难求。上海交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二学生史瞳好不容易抢到了票,看到了“活的”彭于晏。

  史瞳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尽管学校周边也有影院,但在“少走一步都是幸福”的夏天,食堂、宿舍、影院能在一块儿,对学生来说简直喜大普奔。这让他在和高中同学聊天时,总能收获羡慕嫉妒恨的目光。“KTV之类的活动只是偶尔,看电影是我比较固定的娱乐项目,周末一般有好片子都会去看,走着就能去。而且和外面的影院不太一样的是,校园影院还会放一些蛮小众的纪录片和艺术电影,不全是商业片”。

  叶少翔也发现,一些在商业影院得不到排片的艺术电影,在大学生群体中反而广受欢迎。《百鸟朝凤》《冈仁波齐》等影片,在木槿校园影院的上座率都特别高,接近70%~80%,而在一般的商业影院不过20%。

  “有一个说法,如果一个青年能看50部有价值的电影,他的整个人生都可能发生改变。大学生是思想文化最活跃的群体,如果能让他们养成良好的观影习惯和品位,就是在培养中国未来的观影基础。一个能让艺术电影真正活下来的地方,可能是在大学校园影院。”叶少翔笑着说,“有时候想到这些,觉得我们的影院可能在为中国电影的未来作一点小贡献,还有点小激动。”

  2017年4月28日,教育部办公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推进‘全国校园电影院线’建设的通知”,要求“首批建设高校要积极盘活和充分利用好现有的用地、场所和设施资源,优先考虑将符合改造条件的场所改建为校园影院,并做好后勤支持、信息系统衔接等工作”。

  在一定程度上,叶少翔做的就是这件事。今年之内,木槿计划新开30~50家校园影院,“等开到100家以后,我打算在这些高校举办微电影大赛,从学生中发现好IP,帮助他们圆自己的电影梦”。

  校园影院的路接下来该怎么走:要不要向非学生群体开放,能不能多放一些经典电影和艺术电影,与电影相关的文化活动如何持续开展……这些问题都在叶少翔的脑子里盘旋。当然,学生们也有一些小建议,目前最集中的一大诉求是,能不能在非周末的白天多放几场电影啊。

冀公网安备 13010802000890号

Copyright © 2013-2014 河北记者网   冀ICP备18011078号-1

河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