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河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纵横传媒>>传媒前沿

算法推荐的“歧途”及规制之策

来源: 人民网 时间:2018-09-26 10:38

  摘要:我国一些新闻聚合类媒体对算法推荐的使用已经陷入“歧途”。本文认为规制之策如下:政府层面要完善监管,对重要信息的算法推荐进行立法监管;媒体层面要优先价值理性,完善和改进现有的算法;受众层面要培养良好的网络社会心态,重塑理性人格。

  关键词:算法推荐;工具理性;价值理性;规制

  一、算法推荐误入“歧途”

  新媒体时代,一些新媒体样态以算法推荐为核心技术,追踪受众喜好获得了巨大成功。传统媒体则哀鸿遍野:上百家都市报晚报关闭或停刊,很多电视台的受众群体、广告金额断崖式下滑。算法推荐在技术的加持下野蛮生长,一路开疆拓土,看似风光无两。但一味走“拿来主义”的发展之道,引起了其他媒体的不满。近些年来不断有媒体起诉今日头条等公司侵权,要求其进行赔偿。而内容低俗、虚假信息等负面资讯更是如影随形,屡见报端。

  2017年9月,针对算法推荐引发的乱象,人民网连发三篇评论。9月19日《一评算法推荐:不能让算法决定内容》指出,内容推荐不能少了“总编辑”,再好的传播渠道也要有“看门人”,即使在技术为王的时代,也不能完全让算法决定内容。同日刊发的《二评算法推荐:别被算法困在“信息茧房”》指出,先进的技术、精密的算法可能会放大某些消极影响,进一步缩减理性、开放、包容的公共空间,从而失去在争议中达成共识的机会。20日刊发《三评算法推荐:警惕算法走向创新的反面》,指出技术和算法一旦失去节制的美德,就可能误入歧途,走向创新的反面①。

  2018年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和《东方时空》报道了快手、火山小视频上出现的数以百计的未成年妈妈视频,批评其社会道德和底线缺失。2018年7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算法推荐:引发低俗劣质信息精准推送》,文中指出了算法推荐劣质信息的三大特质:真假难辨,价值导向错乱,缺乏深度。

  包括央视、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央级媒体连连炮轰算法推荐。这充分说明,我国一些新闻聚合媒体在算法推荐上存在过度迷思,已经走入了“歧途”。

  二、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错位

  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在1906年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提出了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概念。他认为价值理性是行为人注重行为本身所能带来的价值,即是否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忠诚、荣誉等,甚至不计较手段和后果,而不是看重所选择行为的结果。工具理性,就是通过实践的途径确认工具(手段)的有用性,从而追求事物的最大功效,为人的某种功利的实现服务。工具理性是通过精确计算功利的方法最有效达到目的的理性,是一种以工具崇拜和技术主义为生存目标的价值观②。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也是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中的重要概念。

  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在新媒体领域被重视的程度近些年来出现了明显的区别。为了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脱颖而出,众多新媒体从业者和新媒体公司积极研发和推广各类新媒体样态,微博、微信等各种APP近些年来应运而生。新闻聚合类媒体的勃兴,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为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获得更多的收入,工具理性得到了充分的重视。众多的新闻聚合类媒体纷纷开发各种软件,应用算法推荐,利用庞大的大数据资源来分析受众的喜好,改变了传统的“一对多”的传播模式,变成了“一对一”的、单向的、个性化的信息传播。这些软件根据受众的喜好,不断地给受众建模“画像”,并依据这些资料和数据,不断地向亿万受众推荐个性化的信息。结果就是短短几年,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新闻聚合类媒体迅猛发展起来,获得了几亿用户,公司也成长为拥有亿万资产的巨无霸企业。追求效率和效益的最大化,以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为表现的工具理性在这些媒体的发展过程中一目了然。

  在一味追求工具理性的时候,弘扬主流价值观、进行正确舆论引导、倡导优良的社会风气等媒体社会责任却被弃之脑后,价值理性让位于工具理性。两者之间本来应该是良性互动,相辅相成的关系,而今却出现了严重的错位。

 [1] [2] 下一页

冀公网安备 13010802000890号

Copyright © 2013-2014 河北记者网   冀ICP备18011078号-1

河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您是第:  位访客